zest

麻麻的崽

y这个人很好,今天吃烤肉,我连一块都没烤。————白白曾经的游戏app,自我介绍那一栏这么写过。



W每日一句

我有点想念你的小肥脸了,但是现在捏不到了。

看见肉肉的小脸蛋就想到你了,什么时候能再戳一戳你的小肉脸。

不该喝醉,一喝醉就不能管理真实情绪了。


最喜欢你每天的小牢骚,也喜欢你每天跟我讲的趣事,以至于我在工作的时候也要偷看你的消息,看完就想,你怎么这么可爱。



你说你冰天雪地里想吃西瓜可能是疯了。


你乖乖告诉我你一天的行程的模样有点可爱。


你跟我抱怨你想念北半球了。


你跟我说有点想吃番茄炒蛋了。


你给我看你拍的雪景,说我们总是不能一起看。


你跟我说酒店房间枕头睡着太软了,脖子老是不舒服。


你跟我半委屈半讨好的说演不好感情戏。


你跟我说暴龙眼镜有点酷,戴上去刚级upup。


你跟我说。


我们要小心翼翼把关系藏好,别人都不知道,只有我们知道。

也许是委屈的东京香蕉

王俊凯刚从浴室出来还没来得及擦头发就听见手机响了。结果还没接上就看见手机屏上的来电显示没了,变成了未接来电,划开手机就看见“我刚哥”三个大字。

那还是过年的时候,王源看见王俊凯给自己的备注居然是“小朋友”的时候差点炸了,完全没了刚才还在撒娇求剥虾的姿态,立马一副大佬的模样抢走王俊凯的手机改了备注,转过头就用像喝醉了一样粉扑扑的脸蛋儿严肃地对王俊凯说:“这才是对的!”

那天王源确实喝了点酒,因为那天是他们隔了很久的一次见面,他想让王俊凯管他,只管他。

这么多年了,王俊凯哪能不知道王源的心思。他能理解自己小朋友的所有,包括他的自尊,他的敏感,他的感性与理性,他的占有欲以及他不喜欢被人觉得他可爱,因为有时候他会觉得太可爱了会让人觉得自己是弱势的。

他跟王俊凯抱怨说男孩子谁会喜欢成天被人说可爱呢,王俊凯听了捏了捏王源的脸蛋笑着说“是,你最近不老爱说你最刚吗,我给你建个钢厂,让你担任厂长。”

王源听了有些不高兴“我认真跟你说呢。”

王俊凯两个手掌包裹住王源的凉凉的指节,眼睛盯着王源说“别人喜欢你才觉得你可爱,就算你可爱别人看到你那么努力也会觉得你很厉害。”

王源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就扑进被窝一个人在那笑了起来。

至此王源依旧对外宣扬着自己的“刚”论,王俊凯却庆幸王源虽然会有时会在自己面前强调他的男子气概但也依然会毫无顾忌在自己面前展现他的可爱,一靠近就红的耳朵,带着水蜜桃气息的动作,不自觉嘟嘴求美食的可怜模样以及被王俊凯管着的气愤又享受的状态。

王俊凯知道,王源家里人对王源很好,他妈妈还会亲切地叫他“宝贝” ,就算严肃地和王源提建议也是商量的口吻。

所以好几次王俊凯都发现,自己如果冷着脸态度不好地告诉王源不能天天吃辣椒或者不能干其他的事时,王源一开始是不高兴的,到后来王源意识到了什么反而在生气之后为了讨好王俊凯就一直用一双圆圆亮亮的杏眼盯着王俊凯,就像等食的小猫。

谁能招架得住呢。







王俊凯回了电话过去,那头声音嘈杂听不到对方的说话声。

过了几秒王源的声音参杂着噪音穿了过来,“王俊凯,在干什么呢,给你打几个电话都没接。”

王俊凯任由头发滴着水转身倒了杯水喝。
“刚在洗澡,你在哪这么吵。”

“我刚收工,又饿又累,我让你给我带的点心买了吗,我现在好想吃。”

王俊凯一边听那边的小朋友抱怨一边收拾行李。把一个黄色的袋子放在了床头柜上。

“什么点心?”

“啊?你忘了吗?我前天让你给我买那个东京香蕉啊我的哥。”王俊凯还能听见那边呼呼的风声。

“遭了,我今天出去还真忘了。我今天去给我爸妈买了两个护眼仪。”

“所以。”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王俊凯又说“那个李伶看我来日本了就让我给她带什么和菓子我就让工作人员帮我买了。还有杂七杂八好多东西,结果我给忘了买你的点心。”

“行,一起拍过戏是不一样哈。以前每次都记得,这次不一样呢。”王源凉凉地说。

“我明天去给你买吧。”

“别,承受不起,可别为了买个点心错过航班。”王源觉得有点委屈,累了一天连自己最信任的人都忘了自己就觉得更疲倦了。

“明天....”

“嗯,注意安全,没事先挂了。”王源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等一下,下次吧,下次我准记得。反正那个齁甜吃多了不好。”王俊凯再次确认打开黄色袋子看里面的东西是否完好无损。

“下次我自己买吧,不劳烦你了。”王源招呼告别了身边的工作人员向保姆车走去。

王源突然反应过来停住“你怎么知道那个齁甜?”

王俊凯没想到突然来这一招,假装淡定说:“你不是一直都喜欢甜点吗。我猜肯定又甜的慌。”

“好吧,我挺累了,先回去了,不说了。”王源扭了扭酸酸的脖子,这时候就连自己的脖子也和他作对了。

“回去吃点东西再睡。”

“哦,这我都不知道那我不成傻子了吗”

王俊凯再感觉不到王源的不开心就也成傻子了。

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惊喜?不存在的。现在只存在可怜巴巴凶巴巴的小兔子。

王源当时一说想吃东京香蕉王俊凯就上网查了查,还想还真是小朋友呢就这么喜欢甜食,出国都不让忘自己给他买,今天亲自去买的时候还顺带买了和菓子。他哪有心思帮不熟的人买东西。

长大之后王俊凯很少逗王源,因为在一起时间少了许多,珍惜他的时间都不够。王俊凯听王源确实委屈了才觉玩笑开过了。

小朋友明明很期待。

王俊凯可不敢想象自己小朋友的可怜样以及第二天回去自己没有暖呼呼的问候,就一五一十给王源说了。王源气息都不稳了,闹着说亏自己每次出国都先想着给他带礼物。王俊凯笑着说我们每次差不多都去一样的地方,怎么没见你给自己买让我给你带的东西呢。

王源说了一句:“每次回国后我才了解到我喜欢的东西不行啊。”就挂了电话。王源决定讨厌王俊凯到他回国之前。

这属于王源的小心思,他喜欢对自己喜欢的人依赖,喜欢的人给自己带的东西和自己买的能一样吗?





其实只想写东京香蕉,只是之前一直想写他们之间对彼此的看法,所以混一起写了,凑合看吧。😿

最喜欢的一张。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看出他们之间的信任感的,就是处在一个自己认为很安全的环境里流露出的自然表情最戳人心。俏皮吐舌加真心实意的露齿笑怎么就这么迷人呢,两个小脑袋挨靠在一起承受着彼此的重量想想就觉得好亲近。看过好多张他们的自拍,最打动我的还是在彼此面前展露真正的自我时散发出的可爱与愉悦气息。

寒霜似凑近呪夜的耳边,悄声说

“饿了。”

这世上好看优秀的人这么多,能让妈咪心软呼呼的只有我的两个崽。

“你是我用余光就能看清的人。”


gs:你们少互动
y:我偏要扯我俊的衣服。

图cr可爱的小椰子🥥

他坐在书桌前一只手搅着放了冰糖的牛奶,一只手翻着眼前的老照片,翻到那年他生日他们一起滑雪的照片。他顺手拿了出来,摸着这张带有磨砂粗粒质感的照片,他用另一只手的食指戳了戳盘踞在相册右边正在打盹儿的布偶猫,然后小声说:“呐,你去帮我问问外边在那乘凉听歌的大爷,我们都滑了十几次雪了,他啥时候带我去冰岛呀。”